扎克伯格涉嫌参与数据泄露决策被起诉 Meta已走到发展的“十字路口”?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胡慧茵 报道 Meta又遇上新麻烦。

微信号:jingjl123123
高仿手表购买联系微信客服
复制微信号

  当地时间5月23日,美国社交媒体平台Facebook的母公司Meta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被美国华盛顿特区总检察长卡尔·拉辛(Karl Racine)起诉,拉辛指控扎克伯格直接参与了导致与剑桥分析公司相关的数据泄露决策。

  拉辛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有证据表明,Meta的子公司脸书未能保护其用户的隐私和数据,而扎克伯格亲自参与其中,从而直接导致了相关数据泄露事件,影响了2016年的美国大选结果。

  扎克伯格被起诉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互联网分析师、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案例中心研究员钱文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如果该事件的起诉有效,将给Meta带来难以预估的风险,“当前世界各国都开始愈加重视数据隐私安全,因此相关问题一旦出现,哪怕不是主观因素造成的,也会对公司品牌的美誉度造成巨大影响。”

  事实上,在更名为Meta之前,Facebook就因侵犯隐私问题多次被起诉。Meta屡屡被诟病侵犯隐私,那它在这些问题上持有怎样的态度?当前Meta还面临哪些挑战?

  违反隐私的处罚频发

  在Meta成长的路上,各种丑闻和争议似乎从未间断。而近年来,被讨论最多的,则是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及Meta子公司Facebook因侵犯用户数据安全而被起诉的事件。

  “剑桥分析丑闻”诉讼案扰攘多时,扎克伯格最终被正式起诉。其实,早在2021年10月,就有消息指出,美国华盛顿特区总检察长卡尔·拉辛计划将扎克伯格添加到该诉讼案的被告名单中。回溯该诉讼案,不得不提这家涉嫌信息泄露的英国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公司。据了解,2018年3月,Facebook承认,剑桥分析公司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前违规获得了5000万Facebook用户的信息,并成功地帮助特朗普赢得了美国总统大选。后来,经Facebook调查发现,最多有8700万用户的信息被剑桥分析公司不当分享。

  “在‘剑桥分析丑闻’诉讼案中,Facebook可能在很大程度上是被‘连带’的。”互联网分析师葛甲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把网站用户和关系数据开放给第三方软件开发者是Meta旗下Facebook的盈利模式,这意味着Facebook远不止向剑桥分析公司开放数据。

  据了解,早在2007年,Facebook就开始把网站用户和关系数据开放给第三方的软件开发者,使第三方可以开发在Facebook网站运行的应用程序,以此调动企业和软件开发者参与建设Facebook。通过这一模式,Facebook进入快速增长的轨道,但也因此,为后续一系列的隐私问题埋下祸根。

  仅仅是与“剑桥分析丑闻”诉讼案相关的指控就接连不断。

  被牵涉到该诉讼案后不久,Facebook在2018年就被英国信息专员办公室(Information Commissioner‘s Office)以在剑桥分析事件中未能有效保护英国用户的个人信息、违反数据保护法案(DPA)为由,被开出50万英镑的罚单。据悉,这是在当时相关法律适用范围内所能达到的最高罚款金额。2019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要求Facebook支付50亿美元和解金,以了结它对Facebook处理用户资料问题的调查。

  而到了今年3月,欧盟方面称,因Meta未能阻止2018年Facbook平台上的一系列数据泄露,违反了欧盟的隐私规则,被罚款1700万欧元(约合1900万美元)。

  可以预见的是,若扎克伯格成功被起诉,或会面临更大的经济损失。此前拉辛的办公室也称,如果扎克伯格和Facebook被发现违法,可能会被要求支付民事罚款、律师费,或赔偿受害者。

扎克伯格涉嫌参与数据泄露决策被起诉 Meta已走到发展的“十字路口”?

  葛甲向记者表示,就目前来看,此次起诉并不会对Meta带来根本性的影响,但诉讼案背后凸显出Meta在管理上的缺失,“扎克伯格放任平台上问题,如隐私问题,将会为平台引致更多的麻烦。”

  事实上,Meta也并非没有尝试整改。比如去年11月,针对使其陷入诉讼纷争的面部识别功能,Facebook宣布停止在其平台上使用该功能,并删除超过10亿人的面部扫描数据。“面部识别只算是Facebook平台上其中一个创新应用,取消这一功能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隐私问题。”葛甲向记者表示。

  钱文颖也持相近的观点。她表示,当前大部分拥有大数据的公司,都在数据隐私、算法透明、算法歧视等方面存在一定的潜在隐患。“短期内,这些企业都很难在不影响商业模式和收益的前提下,想出有效的方式来保证不遭遇数字安全问题。”她补充道。

  成长周期走到“十字路口”

  忙于各种诉讼的Meta,在业绩上也显露疲态。

  今年4月,Meta发布2022财年第一季度的财报。财报显示,截至3月31日,Meta今年一季度总营收为279.08亿美元,同比增长7%;净利润为74.65亿美元,同比下降21%。具体来看,一季度营收低于分析师预期,且该营收增速创出2012年上市以来最低同比增速。对此,Facebook方面解释主要源于数字广告的收入低于预期,还体现了疫情期间通胀上升、供应链危机、经济动荡以及地缘局势对线上广告业的影响。

  “广告营销服务收入下滑,已经是互联网公司当前普遍遇到的问题。”葛甲向记者说。这不禁让Meta感到担忧。从数据来看,本季度广告收入为270亿美元,在总营收中占比超过90%。广告收入的重要性,让Meta不得不对广告营收下滑有所警惕。因此,Meta努力吸引年轻用户,想凭此保持公司的成长性。

  从一季度数据来看,Facebook平均月活用户(MAU)为29.4亿,同比增长3%,略超出分析师所预期的29.5亿。用户重回涨势,但扎克伯格也坦言,在吸引年轻用户关注方面,海外版抖音TikTok给Meta旗下App带来了严峻的竞争。据调研公司Forrester的一项调查发现,2021年,在美国12岁至17岁青少年人群中,每周使用TikTok的人数已经超过了Meta旗下的Instagram。

  用户流失,一方面是因为苹果的隐私政策。Meta曾公开表态,如果无法读取用户的隐私政策,将影响营收。据悉,新的iOS隐私政策损害了Meta基于定向广告的商业模式。有市场分析统计,自去年苹果推出新的隐私政策以来,Meta已损失约100亿美元的营收。

  此外,葛甲认为,用户的流失还与Meta身陷违反隐私规定的丑闻有关。“Meta的众多隐私丑闻让很多用户对Facebook这款社交软件的好感度降低,即认为使用这个软件已经‘不够酷’。”葛甲表示,这只是Facebook吸引力降低的其中一个原因,而更重要的原因在于Facebook这款产品生命周期已到,“这款产品发展至今已有18年,它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已经下滑了。”

  传统业务失去动力,Meta将发展重心转向元宇宙。钱文颖向记者表示,隐私问题导致业务难以继续扩大是Meta转战元宇宙的其中一个原因,但同时她也表达了担忧,“发展元宇宙可能会面临海量的用户数据,Meta将更不能避开数据隐私的问题。”对此,葛甲也表示,若Meta要发展元宇宙,那么它所需要的数据将会呈几何级式增长。

  正当Meta专注发展元宇宙,欧盟对隐私问题的处罚越发严厉。去年9月,由于隐私问题,Facebook旗下即时聊天软件WhatsApp被爱尔兰数据保护监管机构处以创纪录的2.25亿欧元(约合2.66亿美元)罚款。有分析认为,本次罚款只是近年来美国科技公司在欧洲被监管的缩影,欧盟正在加大对美国科技巨头在垄断和隐私问题上的监管力度。

  “欧盟在隐私法案上的发展较为完善,各种对隐私问题的处罚也更为严厉。”葛甲预计,若欧盟对Meta启动新一轮处罚,美国市场或许也会跟进,给Meta带来难以估量的负面影响。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布林肯发表美对华政策演讲,称美国决心避免与中国发生“新冷战”
下一篇:智能手表手环怎么连接手机的简单介绍

发表评论

复制成功
微信号: jingjl123123
高仿手表购买联系微信客服
我知道了
添加微信
微信号: jingjl123123
高仿手表购买联系微信客服
一键复制加过了
4008889996
微信号:jingjl123123添加微信
4008889996
微信号:jingjl123123添加微信